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心情文章

岁月静好,碎念一场独白

2018-08-20 12:40编辑:admin人气:


岁月静好,碎念一场独白

  我只相信纯洁的初恋。和相恋了两年的初恋男友分手后,我便开始放纵自己和各种男人交往,没有固定的男友,整天沉溺于灯红酒绿之间,过着无比颓废的生活。

  遇见安辰完全是一场意外。那天我拿着琪琪的手机玩,突然来了一条信息,是琪琪的同学安辰。我假装是琪琪回复他,并和他聊了起来。也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和他聊的了,总之后来琪琪告诉安辰刚才和他聊天的不是本人时,安辰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显得异常兴奋。随后,他便坦言已经爱上了刚刚聊天的那个女孩,也就是我。

  安辰的出现是我没有预料到的,因此我并没有放很多心思在他身上,只是在无聊寂寞的时候偶尔和他暧昧几句。

 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同学聚会的时候,那天来了很多朋友,他也来了。琪琪向我正式介绍了他,我打量他,不算很高大的男人,但是与我娇小的身材很是相称,看起来也还算清秀,但是过于稚嫩,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即使是这样,我还是接受了他的追求,还和他喝了一杯交杯酒,算是默认他是我男朋友了。

  但他不是我唯一的男朋友。当时我同时交往着的还有另外两个。

  而我,是他的唯一。这是他某次酒后说出出的真心话。

  我们就这样若有似无的恋爱着。他似乎每天都很快乐,没有悲伤的时候,也许他只是努力想在他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的快乐,但是他的快乐在我看来却变的异常厌恶。我开始反感,百感交集,于是便是无休止的争吵。每次吵架过后他都会主动道歉,尽管我也知道每次都是我的错。

  我和他不在一个学校,路途有些遥远,因此他也只是每个星期天会过来看我。这样的相处时间恰好是我可以接受的程度,不会妨碍到我其他的恋情,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和他分手的原因之一。

  让我意外的是周四的某天早上,当我还在甜甜的做梦时,电话响了。他说他在楼下等我,想和我一起吃早饭。那个时候我还在睡梦中,思维无法正常运转,我一度怀疑这个电话也是梦境。但是在我思考了三遍他的话后,彻底清醒了。匆忙的套了几件衣服,跑到楼下。安辰一个人站在冬天的寒风中,哆嗦着手,看见我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。那一刻,我心里升起了些许感动。学校的食堂还是空荡荡的,吃完早饭我就打发他走了。

  安辰是个很细心的男人,有着女人一样的细腻情感。而我,任性调皮,一直像个孩子。一起逛街的时候,他想要搂着我走,我一口拒绝了,我讨厌这样恶心的姿势。于是他试图牵着我的手,我还是拒绝,在我看来牵手是小学生才会做的。或许,在我心里,从没把他真正当成我的男人,只是一个摆脱寂寞的玩偶。

  纸包不住火,事情总有败露的一天。某天,我和本校的男友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他。他上前质问我,我无从解释,仓促的逃跑了。我没有喜欢的人,对他们两个都不是认真的,也不在乎会不会和他们分手。本校男友一个电话,直接说分手,不拖泥带水,我知道他也只是玩玩的。安辰是第二天早上才给了我一条信息:宝贝,对不起。我不能没有你,只要你和那个男生分手,我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  我没有回复,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瓜,过了一会他打来电话。电话中我感觉到他颤抖的声音,带有瑟瑟的不安,说了一推恳求的话语。我应该是厌恶男人这样扭捏的,却莫名的心疼他,反倒是讨厌起了这样自私的自己。

  但是我依然没有答应他。我说分手。

  他说我会一直等你。

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没有他的消息。直到有一天收到他的信息:我不能在坚守当初一直等你的承诺了,有个女孩对我很好,我想她或许会是更懂我的人。

  看到信息,觉得又好气又好笑。回复他:祝你幸福。果然,他又怎么会是真心爱我呢,一切都是我的幻想,这个世上已经没有爱我的人。

  我继续过着放荡的生活,把自己装扮成妖冶的罂粟花,愈发颓废的生活着。

  认识郑先生,是我跌入无底深渊的开始。在酒吧第一次遇到郑先生,我就被他不同凡人的言语举止错愕了。我毫无知觉的爱上他,无可救药的扎进去。哪怕知道了他是有妇之夫,我也心甘情愿的做了小三。我知道他并不爱我,只是寻求婚外情的刺激,或是满足他从妻子那里得不到的慰藉。他经常会给我一些“零花钱”,我会欣然的接受,因为我不想让他觉得愧疚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和郑先生的感情淡了。我发现我已经没有当初对他的那股狂热了,他也开始很久才要求见我一次。我嘲笑自己的爱情,原来以为会多么伟大,到头来不爱就是不爱了,最后剩下的只有金钱。我和郑先生之间只剩金钱与肉体的交易。

  尽管这样,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到过去。

  老师对我多次旷课不满,暗地调查了我的行踪,发现我和郑先生的事,我被劝退回家。

  退学的文件上,需要家长的签字。我告诉他们,我没有家长。

  我是真的没有家长,爸爸在我7岁的时候车祸去世了,妈妈也在某个大雪飞舞的日子离开了。就连把我抚养长大的奶奶也在前年因病去世。如今,我只剩孤单一人,并且,早已习惯了孤单。

  郑先生的事对我的打击很大。我渴望被人真正的爱一次。

  很久没上QQ,发现QQ里很多朋友都改了昵称,我都认不出是谁了。点开一个网名叫“此生最爱是你”的人,问了句你是谁。他回复:一个你不想见到的人。

  我觉得莫名其妙,打开他的空间看了一下,是安辰。

  第二天,琪琪说昨晚安辰和他聊了很久。其实安辰一直没有女朋友,之前说有女朋友只是为了让我安心才骗我的谎言。

  谎言。为了让我安心才编织的谎言。反复揣测这个并不华丽的谎言,我该如何是好。

  我知道,安辰是真的爱着我。

  只是,我不会爱人,不懂爱,不想爱,不愿爱。他给予我的暖城,是我拥有不起的眷恋。

  其实,连我自己都不确定,我爱不爱他。他给我的感动与温暖,是奶奶离开以后再也没有得到过的。可是,我这样一个女子,如何配得起他执念般的爱恋。

  不上学后,我打着各种零工,再加上原来郑先生给了我不少钱,日子过得还算可以。

  时光印记,不知不觉已是冷冬。身边的女孩子们开始打毛线,给男朋友织围巾。我也去买了一卷毛线,矫情的开始了编织。我要为自己织一双袜子,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,这个冬天的12月24号,也就是平安夜那天,是我的生日。

  我的生日太好记了,所以我不愿和别人提及我的生日。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或许是骨子里透着的倔强,以及不愿被他人看穿的悲伤,只要我一个人静静地就好。

  千疮百孔的记忆,吞噬着内心的伤痛。有些记忆似乎是在刻意遗忘,只是越想遗忘就越发清晰。它们如同怪兽般,出现在梦境里,竭力的撕咬着着我的疼痛。

  只记得那天,妈妈拖着行李重重的甩上门,我抱着奶奶大哭。无力。惶恐。不安。

  只记得那天,是我10岁的生日。

  只记得从那天起,我再也没有哭过。

  12月初,琪琪就开始向我炫耀她的圣诞节活动。琪琪,这个我校园时期唯一的朋友,也是最近才知道平安夜是我的生日。只是那个丫头,陶醉于她的圣诞节活动,给了我一个娃娃作为礼物后就不闻不问了。

  所以,今年的圣诞节也会是一个人吧。

  平安夜那天,收到了初恋男友的一个电话。他说,丫头,你一个人吧,你记住对自己好一点,多给别人点机会,也给自己点机会。还有,生日快乐。

  我不知他是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。不过心里暖暖的,毕竟他是我曾经真心爱过的男人,即使他最终还是离开我选择了其他的女人。我们分手的原因,表面上看似乎是他的问题,但其实我心里也明白,我不是他所喜爱的那种温柔美好的女子,被抛弃也是毫无疑问的事。

  给自己的袜子已经织好,厚厚的却很柔软。织袜子,还是奶奶小时候教我的,那是我生命里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。

  去看一场午夜电影吧。我对自己说。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  雪纯白的跳着欢快的舞蹈,像诗里纷飞着的美丽章节,棉花糖般的洒落,然后融化。这已经不是初雪了,却在平安夜璀璨耀眼的装饰下格外闪亮动人。

  电影结束时,正好是零点。我起身离开电影院,单薄的身躯,孤单的没有感情。

  安辰就这样出现在电影院门口。

  琪琪那个丫头,看来已经把我生日的事情满世界宣扬了。

  毫无预兆的。他说,宝贝,生日快乐。接着一只殷红的苹果魔术般的展现在我眼前。

  他说,这是平安果。我咬了一口,甜甜的。

  看到安辰,心情豁然明媚了起来。我突然就上前抱住了他,这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情节。

  我用力回忆,安辰,这个男子,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我的生命中,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这个无药可救的颓败女子,而这个颓败女子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念眷恋这个执着的男子。

  我把思念藏在褶皱里。是思念苍白了过往,还是过往陶醉了思念。

  安辰似乎也被我的举动吓到了,但很快便冷静下来,抱住我,更用力的抱着我。在他的怀里安眠,似乎会是最幸福的事。

  我没有理由再拒绝这个男人了。不是因为他在我最孤独的时候出现,而是我一直爱着他。

  安辰,我只是不敢承认对你的爱,因为你是那么美好。而如今,我已经无法再离开你,你是我的过往与未来。

  雪越下越大,大不过我们爱情的信念。

  安辰,你是我此生最想要的了解。平安果的幸福,铭记在心。你许我这一季的幸福,我许你下一季的明媚。我答应你,不再忧伤,不再执迷,做一个温暖的女子。

  一场独白,一生守候。

  ps:只是故事,与本人无关,人物原型是秋。

(来源:http://tgenglish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tgenglish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